昨天我又一次去了健身院。
當然了!小爺我可是付了會費的,沒健身教練也是可以使用器材的。

話說,入會才要千來元,怎麼租他一個教練就要4萬?

在跑步機上塞著MP3,跑了15分鐘左右。心跳才一百三十多一點,那天的機器一定有問題。

一會兒,汗開始冒了。我想起了那個該死的教練說的話,慢慢地停了下來。
說來,他也是有道理的。
不然他的教練牌照打哪來?於是我沿著那天他帶我走的路徑來到了伸展器械區。
剛剛好的,那一台腳力伸展沒人用。
就是在小腿上負重,然後向上抬平的一台。

心有不甘地看著那10KG的法碼,一口氣把重量放到了30KG。
好歹我也是個男人呀!

好,一,二,三,四,不難呀~!好輕鬆~!,九,十,十一‥‥
突然小腿大腿一顫抖,砰!
失力令法碼撞回去。好大一聲響。
四周的人見怪不怪地,只是看了我一眼就繼續自己的鍛鍊。
該死的‥‥
「呵呵‥」一聲笑聲,在我的左手邊傳來。
我轉頭一看,發現一個男人(廢話),穿著黑背心運動褲。
在一台差不多的機器上動作著,臉向著我。

為何我不說他看著我?因為我不知道呀。
見鬼的!他在室內戴著墨鏡誰知他看著甚麼!

這個死墨鏡,似笑非笑地對著我,令人亂噁心一把的。
不過,他的身材著的很好。腹肌看不見有幾塊,但一定是沒有一絲脂肪。
手臂有力而不張狂,膚色健康的肩膀十分合男性比例。
順著他的曲線,我看到那個負量調節。

75KG?!他不如直接把我抬起算了~!

不要理這種人,又不認識的,幹嗎要理搭他惡意的笑容。
我這樣跟自己說。繼續我的抬腿運動,休息了這麼一會應該比較好了吧。

開始看看四周的人,發現器械區的人真的跟跑步機呀,單車區呀的人不同。
其他的地方會看見很多不同的人,太太啦,少女啦,大妹子,老漢家,少年仔。
而在這裡,放眼的只有,不錯,肌肉男。
不同程度的肌肉,有人模人樣的,也有已經是健美先生倒三角的。
數來數去,最不堪入目的,還是我‥‥

而且不知為何,把自己練到這種款式的人,臉蛋一定不難看。
就算不是大帥哥,也最少是可愛臉的。
如果是那些小妹大妹坐在這裡,一定興奮到頭昏。
可惜,我只有很濃的自卑感。

又抬了好幾下,不行了。我感到我的下半身已經在顫抖了,腿跟腹部也痠痠的。
為了不阻著別人使用,我離開了機器。
光是雙腳著地,我已經感到了我的兩支腿變得跟棉花一樣。
一個站不穩,馬上伸手想撐著牆壁。
那知,我摸到了的是一個人的手。

回頭,看到的竟然是剛剛的那個墨鏡!
「一下子玩這麼重,你的教練沒給你指示嗎?小兄弟。」
聲音低沉,語調輕挑。這是誰呀!他娘的我跟他很熟嗎?!

我不動色聲,抽回他握著我的手。
「謝了,我沒參加教練計劃,是自己在鍛鍊的。」
我上下打量這人,也不知道他是甚麼居心的。

用毛巾抹了抹汗,打算不理他離開。
可是他似乎不想走開,又想開口說些甚麼‥

「死瞎子!你自己的流程做完沒了!有空給我搭訕!」一隻手,一把揪住了墨鏡的耳朵,痛得他呀呀大叫。
我回頭看看誰這麼厲害,敢去降伏這個壯漢。
一看之下,嚇到了我。

「老癢?!」

「老吳?」

這不是我從小玩到大,跟我家有一點點的遠親關係,早年聽說被古惑仔牽連入了獄的青梅竹馬‥我呸,是好哥兒們!
之後沒有了他的消息,我家幾老也沒再說話,連我家三叔,聽說是小時候被算命先生批算不好而過繼來我們家避?的解家連環叔,也沒他小輩的新聞。
我還以為他怎麼了,但在健身阮這樣遇上了也太神奇了吧。

看他身上的運動裝,不是別的,恰好就是這家健身院的教練制服。
我怎麼不知道這小子有教練牌照?

「你有加入我們公司的計劃嗎?不早跟我說。」
這時老癢已經把墨鏡晾在一邊。

「我只是參加了使用器材的會籍,沒有加教練計劃。而且他娘的你到底甚麼時候變了健身教練我不知道?你沒回家吧,出來之後。」
今天我不問清楚他,我就不姓吳。他娘的,不知這小子甚麼時候再出現。
不過不等我繼續,被丟到一旁的黑眼鏡終於說話了。

「子揚‥現在是我的課程時間‥」
子揚?這名字真熟。可是怎麼我也想不起是誰?
只見老癢手起文件壂板落!打在他的頭頂上!

「你別給我丟臉!你的流程做完了嗎?」
而後他遞了一張名片給我。

「抱歉老吳,這小子前世五行欠操的,我現在就得把他操死在跑步機上。改天找我。」
接著,他就領了黑眼鏡走。

我低頭一看,解子揚。
對了,我怎麼想不起來,老癢的名字不就是子揚了嗎?
這壯傢伙跟他這麼熟啊?


看那二人吵吵鬧鬧的,說不上是感情好還是不好。
當時我也沒多加細想,日後想來,其實在這個時候我就應該發現他們之間‥‥

沒理會地,身體在這段時間也休息夠了。
找下一個健身的項目玩玩才是實際。
走向那手部的負重拉力機器,坐下來,一樣的把負重調至30Kg。
還是循序漸進的好,我不希望拉傷了身體。

感覺有點奇怪,雖然是累,但沒有上一次支持不了的感覺。
於是我不停調教自己的姿勢,很專心地感覺自己的肌肉動作。但就是想不起來之前到底是如何做的。

突然,一雙微涼的手放在我的背中心!嚇得得把拉力手把給放了!
砰!
又一聲響亮的法碼撞擊聲。

「別緊張,你的肩膀沒放下來。」
淡淡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來。是他,張起靈。
我回頭,他就站在我的身邊。身上穿的依然是健身阮的教練運動服。
他一隻手按上我的肩膀,表示我開始運動。
一隻手仍然在我的背胛骨中心。

「動作正確的話,你應該是一下又一下地,夾著我的手。來‥‥」
比任何人也冷靜的語調,令人疑惑他到底是不是機器人。
我照著他的說話,一下又一下地拉。

每一次他的手按下來,我的肩膀也被壓。
的確,那累的感覺跟剛剛的很不同。
沒幾下我的手臂已經顫抖起來,上臂發軟。
他的手指在我的背上下遊移,每一個他經過的位置也是肌肉動作的地方。
我也感覺到,自己的肌肉鼓起來了。

「還有五下,四、三、二、一,好,慢慢停下來。」
其實一點也不想慢慢停下,小爺我只想丟掉那手把!

靠在那機器上喘息,雙手好像被廢了一樣。
就是上次也不這樣累,是負重增加了還是次數增加了?

「來。」
彷彿沒有看到我在休息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跟他走。

我正疑惑他怎麼這樣閒的。
他在另一座機器前對我招手。

那是一台大腿內外側肌肉鍛鍊機。
像是一張普通的大椅子,有兩個可以調教打開幅度的壂子在雙腿中央。
壂子的方向相反放就能由鍛鍊外側變為內側。
連同臀部的外側部份也可以拉扯到的。
他先把機器調成鍛鍊大腿內側的,讓我上坐。

「握著這裡,」就是身側的手把。
「大腿用力合攏,把兩個壂子夾在一起。」
「不要合盡,也不要放鬆放盡,對,用力量維持。」

坐著的運動上半身是很舒適的,但不要少看了它。
雙腿在一瞬間就會軟了。

大慨是我的動作總是維持不了,夾盡了也放盡了,法碼一直在砰砰作響。

「不要太快,你越快只會越快累的‥」
說著,他突然找來了一張凳子。
放在我的身前,背對著面前的法碼坐下來!

他雙腳合攏地,我的雙腳一合起來,兩個壂子剛好就夾在他的雙滕蓋邊!
「他娘的!你坐別的地方不行!!」
我差點彈起來。

教練大人只是輕瞄了我一眼。
「這樣你就不會夾太盡。」
娘的!有這樣的健身教練嗎!

「小爺我又沒付款,你不用照顧別的客人嗎?」
這公司是甚麼一回事!怎麼教練跟客人好像是熟似的!

「現在沒預約‥你還有15次。」
人家意思是在時間的空檔中幫你,你還想怎樣。
天知道這有多尷尬!可是名正言順的健身運動,我又有甚麼理由拒絕?

「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,很好。」
真的不要少看,15次之後,我的內側肌肉也在顫抖,屁股肉一股痠軟。

他起來,動手把壂子翻起。轉換成外側肌肉鍛鍊。
我的臉都綠了。因為那動作,變成了對著他把雙腿打開!

天呀!這是甚麼健身院!!

~完~

創作者介紹

羽翼碎片

雷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